第07章:沒有改變就沒有進步

    一支駱駝隊正向沙漠快速前行,忽然間他們發現有人沒跟上來。最後在前一個綠洲之處,發現這沒有跟上來的人,就問他為什麼沒有跟上來。他回答說:「我的身體走的太快,所以我得暫停一下,好讓我的靈能跟上來」。對許多基督徒來說,他們也常有這種靈,魂,體不一致的感覺。許多時候基督徒的靈性好像飛在天上,感到靈層就像藉著異象或在異夢中走在前面,看見了遙遠的前方。當他們從這樣的看見中,回到現實時,常常感到有許多新的看見與新的挑戰尚待進取。他們常會經歷一種因看見未來,又因現實與未來仍有很大距離,而產生壓力。這種「現實與未來有距離」的壓力,也成了教會特有的本質。套用前面的例子,基督徒的靈性常走得比他的身體還遠,彷佛他們的靈性已經坐在前面的「綠洲」,而他們的身體卻遠遠落在後頭,在烈日下慢慢前行。他們實在有需要讓他們的「靈性」好好的坐下來,等候他們的「身體」跟上來才繼續走下去!

 

   有位宗派教會的領袖,在一次的培訓中問我說:「我百份百同意家教會的概念,但我所帶領的宗派,基本上是傳統的會眾制架構,我現在應該怎麼作」?他會這樣問,是因為他看見一個新的教會異象,但在現實的情況中,他發覺過去的架構,跟不上他現在的看見。幾乎在每次的「家教會」培訓後,無可避免的都會遇見類似這樣的問題:「我明白也同意你所說的這一切,但我的教會是按舊的架構來運作,我要怎樣改變才不會把它搞亂」?我經常把這種的問題形容為:要能夠過河而又不把腳弄濕的問題。問題是;我們有可能只要有進展而不要有改變的嗎?我想這是不可能!我們也不可能只容許個人的改變,而不改變教會。耶穌來作三件事:祂來使個人復興,使教會復興,也使國度復興。因此,若我們要真正的看見,就必須容許先改變個人,其次是家庭,再次是事工,最後是教會。

 

   有一次在亞洲有位宗派牧師走前來問我:我目前在牧養一間教會,你可否為我出個主意,讓我知道下一步該怎麼作。當時已是晚上十點多,而我們正向住處走去。我冷靜的給了他這樣的回答:你能問這樣的一個問題是十分難得的事。如果是換作是我,我會完全放手,並停止牧養一間傳統的教會。帶著使徒性的使命,我會重新按著家教會的架構,重新開始訓練一群同工走家教會的路線。「我等這樣的一個答案,已等了七年!」他高興的回答。

 

不改變比改變好

 

   當然,並不是所有的新東西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好的,有人也不認為是所有的改變就是好的改變。也許有些人對以下這封信早有所聞,但我很喜歡這封信的內容。因為它反映了一個「不改變會比改變還好」的觀念。

 

31-1-1829

 

致尊貴的傑孫總統;

 

   本國的運河系統,正遭到另一個新興稱為「鐵道」的交通系統破壞。本人認為中央政府必須因以下的理由,保全運河系統的運作:

 

1.如果運河的運作被「鐵道」取代,將有許多人如船長,水手,機械師,搬運工人,碼頭工人等將要成為無用,並且失業。除此以外,岸上的馬車夫,農夫等人的生計也要受到破壞。

2.造船業將受到打擊,還有繩索業,馬鞭業,馬具業等人仕將要被取代。

3.運河船隻對我國來說,是一個重要的民間後防軍備。它在與英國的可能性矛盾中,讓「依哩運河」有效運作,就是讓這些後源補給保留起來。

 

    總統先生,您也知道「鐵道交通」是以每小時15哩的時速前進,萬一發生意外,這將嚴重的危害許多人的生命,火車上煤在燃燒也可能引起森林野火,長嗚聲會把小孩,女人,牡畜嚇壞。群眾將不願乘搭這類會把人們頸項折斷的速度工具。

 

馬丁凡布仁,紐約州長。

 

觀念改變四步驟:

 

   如果要看見有效的改變,首先我們的觀念必須改變。「觀念」是一個人從過去的各類體會中,引申出來的一種觀念性結論,這是一種的人生觀,世界觀。從此,他就會戴上這「有色眼鏡」來看所有的事物。若要讓一個觀念得改變,需要經過四個步驟:

 

1.「察驗它」:觀念改變的第一步始於,當我們察覺我們的世界觀落後,無效,而這樣的落後會帶給個人生計上的危機。個人危機常會帶給人新的努力與創作。若一個人不去思考,指出相關的問題,他就不可能有新的看見,新的發展空間,也就不會有更新的觀念與改變。「虛假的自滿自足」,是使自己改變不了的最大仇敵。「觀念」能得到更新,常是當我們的老觀念,看法,作法,受到打擊,成為無用,破產時。這樣的「新看見」通常可以來自意外,啟示,危機,那些與我們原先世界觀,看法不一樣的正面或負面的新體會。

 

2.「傳講它」:這第二步驟是我們找到了所「察驗的」答案。我稱這為「我找到了」的歡呼。因為在這步驟裡,人們會開始為他的新發現而興奮不已。他們會開始針對所發現的「新大陸」唸個不停,講個不停,說給每個人聽,盼望所有的人也能像他那樣,擁有這「偉大」的新發現。他們會成為那新發現的使徒,先知,教師,傳道者,甚至是那新發現的辯護者。問題是,我們初步的發現,只不過常是該「真理」的一部份。還不是整個圖畫的全部。由於我們已「干渴」了很久,一有這新看見,我們就會喝,喝,喝。這對所有「觀念更新」是「最危險」的步驟,由於我們太興奮,我們可能作出錯誤的,不全面,不成熟的肯定,立論,行為,而較後想要補救也會來不及的情況。

 

3.「活出它」:在這第三步驟裡,我們會成熟的坐下來,把外在的興奮收起來,而開始把「新發現」歸納入我們的新價值觀,人生觀及新的行為。我們會減少爭論,辯論,我們會把它活出來。

 

4.「教導它」:這是觀念更新的最後步驟。我們成為改變別人的工具,幫助別人也發現這有價值的新觀念。讓這些新觀念,也能成為他們的觀念和看見。

 

三種「改變」的情況:

 

   最叫人感到灰心,難受,白費心機的努力是,「在不能超越舊有的能力下,嘗試作新的改變」。主耶穌曾用過一個比喻,來形容這樣的困難:「新酒不能裝在舊皮袋,新布不能縫在舊衣上」太916-17。意思是說;新舊不但難合,而且會互相撕拉,對立,相碰,最後會造成關係,架構上的破裂。改變是不容易的,有三種可能「改變」的情況:

 

1.「根本不能改變」的情況:請你繼續在你的舊體制中運作吧!因為「改變」的代價,對你來說或許太大,太麻煩,太痛苦,太可怕,太不安全了!願上帝賜福於你。因為,不是每個人都具有「使徒性,先知性」的膽量,敢在有新的看見時,「修理」舊的架構,體制及頑固的人。繼續讓你的架構,發揮它最大的愛心與成全果效吧。保守良好的關係,讓那些敢走出「舊體制」的人,有一個生存的空間。不要馬上逼迫他們,恐怕你會逼迫到耶穌。和他們保留一個對話或團契的空間,可能你們兩者在未來的時日裡,有互相依靠,互相合作的一天。保留這樣的關係,說不定神能讓你們的教會,組織,宗派在往後的日子裡,能互相祝福。關係比什麼都重要,失去關係什麼也不能作。多一個朋友比多一個仇敵好,尤其那是稱為主名下的人。

 

2.「妥協於兩者之間」的情況:同時共舞於兩者之間。將新酒倒入舊皮袋,或者將舊酒倒入新皮袋,努力要在兩者間找出平衡點,認同點。但從我個人的觀點看,這實在是一種「災難的菜單」,這可能會使你進入另一個矛盾的「怪變」裡,而從此走不出來。

 

3.「預備你自己改變」的情況:你的靈已有遙遠的看見,現在是讓你的身體,架構,程序一步步跟上來。

 

超出「鐵達尼號」效應:

 

   最好也是最革命性的改變是:重新來過。有位牧師在訓練會上站起來說:這樣看來,恐怕最直接了當的改變是,把舊有的教會模式取消,重新來過。當然對一個已有五百人的教會來說,這不是件容易的決定。從這邊要改變到那邊,這意味著跨越,走出,變化,悔改。可以有許多改變的策略,作法,這也意味著冒險,代價,費時,有時還會以失敗收場。然而生意,商場卻是非常看重更新變化,他們願意花大的代價去使自己改變,適應新的挑戰,只為了跟上市場的風格,潮流。市場行政權威人仕如湯彼得,每天的行政策略培訓費竟高達五萬美元。

 

   當然,也會有一些的所謂「改變」是不會帶來什麼「改變」的。它只刺激了我們的思想一下,給我們一點的新感覺,就以為是在改變的過程中。這就像是杯裡的水起了波浪,起不了什麼作用。休想以為把聖殿粉刷了一新,把鋼琴從左搬到右邊,把集會程序改了一下,就以為那是復興的更新。我稱這為「鐵達尼號」的效應。當鐵達尼號被冰山擊沉時,粉刷一下外表,改裝一下內部,補一補船身,增加一些船員,並不能有什麼幫補,船隻照樣要沉入海中。

 

你就是那人:

 

   容許我指出,歷史上有許多偉大的改變與成就,都是由許多看來不是那麼會平衡,只能算是激進份子所貢獻的。很少有大的激進改變,是由經由董事們一起努力來作成的。大部有效,激進的改革,都是由小部份人所為;他們看見別人所沒有看見的,說別人不敢說的,作別人以為是「被禁」的事。當年被人看為是「激進,危險」的人物如馬丁路德,莫拉維亞,衛斯理約翰,戴德生等人,今天則成為了教會的柱石。他們當年個人的改變,今天成為許多教會,宗派繼續努力工作的依據。任何一項重大的改變與成就,都始於個人的改變,也許你就是造成那巨變的男人或女人。我鼓勵你在你的體制下,從事「更新的看見」,不論那是大或是小的改變。佐治布絡曾說過:「有理性的人把自己連於世界;沒理性的人要世界連於他。因此,這世界的進展大都由沒理性的人所造成」。若是這樣,越沒理性的人,豈不就越敢有所為?

 

五種的轉變類形:

 

1)視窗98(重新啟動):

視窗98的電腦程序,在它的系統下容許你有許多的變化。然而改變它的層次,指令就像改變你護照上的內容。一般上就算你成功的把它的程序,指令改變,它要求你必須先關機,再重新啟動,好讓新的程序能有效的被編入電腦內。當你重新啟動電腦,新的程序就能開始運作,而你的電腦就有了新的程序。照樣,如果你想要改變你教會的運作程序,你也必須把現有的工作程序關掉,然後啟動新的程序,按新的程序功能來運作。採取這樣的一個果斷步驟,能使你更快的按一個新的程序來運作。

 

220%的先知性「登陸先鋒」:

另一個轉型的方法是,先在你的教會裡找出具有「先知先覺」的20%人物。他們是最能夠與你的新看見認同的人。你要先把這些人找出來,先讓他們與你的看法認同。這些人要成為你的「登睦先鋒」。他們要成為你改變教會的基層支持者。先從這些人開始幾個「家教會」,從這裡建立你的家教會觀念,模式與榜樣。你不必先從你的教會體制下手。也許在頭6個月至18個月內,你可以同時採用兩種體制,在兩種不同的牧養的路線上,即舊的與新的體制同時進行。當你開始成功的讓這20%的人,有效的呈現出「家教會」的功能時,讓他們開始幫助還沒有加入的人,邀請他們加入這個行列裡。他們就會一船一船的,把人載到對岸去,最後使到沒有一個人願意留在彼岸。而你卻在這些成功的步驟中大開方便的門,讓教會的資源能用來使這更新成功。當然,你可能會看見在彼岸會有一些「死硬派」,不願過河,恐怕最後你只好任憑他們。因為你要繼續的往前走。

 

在任何的改變中,都會遇見四種不同反應的人:

 

   第一批小群「先鋒」:他們會比其它的人更早看見改變的需要。其次是一群「容易接受新東西的人」。如果有效的把這些新看見傳遞出來,他們會是一批容易被改變的人。第參大批人是「後知後覺」,他們看見事情已成為定局,才會跟大伙走上去的人。第四批人是屬於比較「頑固」,不願意改變的人。他們是那些常常回想埃及地的肉與蔥的人。「他們看自己是改變的受害者」,因此要等他們改變是不太可能的,反而他們常會成為攔阻改變的份子。就如亞洲與非洲有祖宗祟拜,在基督教的世界裡,不難看見這些祟拜先人所遺留下來的古老傳統習慣的人,看它如同神聖之物,任何人想改變這些習慣,就被視為「叛教」。在任何一個重大的改變想在群體發生時,都會遇見這第四種頑固的人群。你必須小心他們的技倆,他們可能是把你「殺掉」的人,或是成為你的內患,或是你只好任憑的人,或是最後教會會失去的人。當然他們會走去別一間的教會,但就在神的國度中,他們還不算是失去的。

 

3.觀念傳遞:

 

  這步驟的目的是,想要讓「轉變」發生時,不讓任何一個人「失落」,盡量的顧到每個人的感受。這步驟採取一個「按時增加藥量」的方式。無論如何,這也算是個「毛招」,最後是要把馬變成白兔的「魔術」。如果弄不好,會出現一種的情況是,舊的成為無用,新的有待證實的局面,最後大家繼續的落在辯論不休的情況裡。若要使用這個方法,除非牧者有足夠的耐性,屬天的智慧,能言善道。你可以採取以下的步驟:a)有系統的介紹與教導新的價值觀;b)漸漸的引入新的系統和習慣,c)改變領導層來服事新的習慣,d)建立新的教會根基與程序建造。一個100人的教會,可能需要1-3年來完成這個步驟;一個100-200人的教會需要3-5年;一個500人的教會可能需要5-8年的時間。

 

4.暗中進行:

 

   這是比較消極的一個方法。它發生在暗中,好像許多偉大的發明,都是先在暗中進行,好像在它成功前,害怕別人把它偷走那樣。在你開始行動時,不要驚動教會的架構。意思是說,你可以在另一邊,或另一個新區,以「玩玩,好奇」的心理,來開始另一個新的旅程。在很多同工,同道的背後進行一個新的嘗試。容許一個新的經驗,但暫時不讓它改變教會現有的「屬靈基因」或搞亂教會的架構。先察看這新的旅程果效,然後漸漸的把一些舊有的工作,交給別人代理,讓自己有更多的時間專注在這新的嘗試上。當這新的事工有成果時,才把它推介給全體的教會。其中一個例子是位於英國雪非爾的「會眾之家」,就是以這方法來開始的。

 

5.香港模式;一國兩制的教會

 

   由於福音是神的大能,這也說明神的作為不是千篇一律的。因此我們要避免不把神的作法定位在什麼位置上,或把它當平常,以為能指出這是好的,那是不好的。神可以用兩,三種完全不同的方法,來成就同樣的結果。因此,開始有一些教會認識到這點,他們按不同會眾的需要,來設計不同的集會程序,而兩者之間有很大層度上的不同。外人會很驚奇,兩種不同的教會運作路線,竟是出於一間教會的設計。如在英國布頓的聖公會三一堂,其第一堂集會是比較傳統式的高教會模式,第二堂則是比較熱情的家庭式。英國律定有一間教會,則提供細胞教會模式給一群喜歡小組的會友,提供會眾制給那些喜歡舊模式的會眾。我稱這為香港路線,因為它就像香港與中國的一國兩制情況。雖然同一個國家政府,但卻是兩個完全不同的行政體制,一個是社會主義,另一個是資本主義。雖然這是暫時的妥協,但這總比造成分裂還好。

 

行政與組織層面的轉變:

 

   在這行動與變化都極其快速的世界裡,轉變的快慢,會決定一間公司的生存與發展。生產與行政部門的高層人員都知道,如果他們跟不上產品的轉變與更新,公司隨時會失敗。當然我不會無知的把教會完全比作是一間的公司。生意講求是策略的使用,而教會講求的是曉得背起十字架跟隨基督。兩者有不同的宗旨,根基,程序。但兩者也有相似之處,尤其是組織的部份。我們可以借助主耶穌曾說過的一句話:今世之子在某些事上,較比光明之子聰明。在商場上有些名言是值得我們去思考的。湯彼得在其作品「改革的圈子」裡這樣說到:「過去讓你成功的因素,不會確保你明天也能成功。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思想改革,而不是思想進化;慢慢增加的主義是改革最大的敵人」。

 

  迷失與活力只在一線間;就如在商場與教會裡,都有著隱藏的不安。金.愛得倍在其著作「掌握改革的大能」裡,指出那些不願跟上技術發展,也不想有所改變的人:「他們抗拒並放棄明白改革的步驟,進一步把自己圍進舊產品裡。他們暫時還可能把舊產品推向高峰,但許多時候,這是一種逼自己走向死亡之路的作法。比參加「增加看見」的培訓更重要的事是;買好一個橡皮擦,把舊有的,會攔阻新改革的觀念與教導擦掉」。他繼續說:「我們最好能發展出一個會「忘掉舊有,喜新厭舊」的策略。威士卡創辦人帝侯如此說道:「我們最大的問題,不是要怎樣把新的革新,放進我們的思想裡,而是怎樣把舊的思想,從裡面清除出去」。按湯彼得的觀點認為,大部份在求存的大機構,所需要的不是首席執行員Chief Executive Officer,而是首席執毀員chief destructive officer. 唯有當這些人站出來,把他們當中無用的架構,程序拆除,砍下他們當中的金牛犢偶像,免得他們繼續在那燒香獻祭,讓他們的主人蒙騙,繼續愛上那已經沒有人要的舊產品。

 

學會給「混亂祝福」:

 

   若要尋找傑出的新路線,新產品,新突破;「你異象的大小,與你辦事處的廢紙簍,應該是同樣的呎吋」。有遠見,優良,創意的新產品,雖教人愛不惜手。但在成為某人的獨創時,它在被研究的早期裡,其構想曾被多次判為無用,被人當廢紙,垃圾丟棄,至到一個全新的,富有創意的,成熟的構想被掌握,一個熱賣的新產品才出現。因此,我們必須學會「祝福混亂」,鼓勵勇於創新者,產品發展者,富有異象者,探索者,極限挑戰者。當他們在研究室中點油燈,從許多不可能中找出可能性,試了再試,失敗了再來過,一點一滴的把它組合起來,從各種原本是無頭緒的混亂中,終於走出一個比爾.蓋次,其產品不單使他一夜成為世界首富,也開例了世界電腦的新紀元。

 

  當湯彼得被邀請到一間有危機的大機構時,在會議一開始時,他就發覺問題的所在:「在150個執行人員中,有144個年齡是介於48-59。我稱他們為Old White Male白老頭。他們講一樣的話題,同一個步調,穿同樣的外衣,喜歡同樣的食物,同樣的笑聲,想同樣的東西」。怪不得他們中間已經失去了創意,他們之間也不可能產生新的異象,因為他們彼此之間已經深深的牽制了對方。

 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