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6章:發展經得起逼迫的結構

如何在逼迫下仍有保護層及在壓力下仍能興盛。

 

雖然有許多人喜愛耶穌,但祂的生命始終叫某些人感到受威嚇。祂成為政治,宗教人士的絆腳石,祂推翻了為利是圖,甚至以宗教遮蓋下作生意之人的桌子;以真正安息的日子,取代傳統的安息日;重新詮釋先知與律法的總綱;責備是非顛倒假冒為善的名人。為此祂受到威嚇,試探,逼迫,陷害,最後被賣,被捉,受審,處死。真正的神蹟是,在經過這一切的過程,祂始終是最後的得胜者,他被保護能經過這一切的逼迫,在這一切的事上得胜到底。若不是由上頭所許可,沒有一個破壞力能真正破壞祂,祂甚至可以從祂的受死中復活過來。

 

祂的使徒們活在一個無情,兇猛,殘忍的宗教逼迫的環境裡;經常要面對逼迫,捉拿,監禁,棒打;他們沒有社會地位,出師無名;沒有大教堂作靠山,有時受某些人的歡迎,有時被人用謠言所害,甚至有個時候被當官的禁止商業活動,到一個地步,需要靠其它地區肢體的救濟才能過日子。雖然會遇見這一切的事,但主還是對他們說:去傳福音給萬民聽;使他們作我的門徒。

 

耶穌基督必定有些「看見」,是我們在面對逼迫時看不見的。祂曾經在一切社會性條件都沒有的情況下,還能有生存得胜的能力;祂活出超然的能力;在受到極大的攔阻的情況下,成就了祂的工作。按祂的心意與神的命定,祂當年的這種生命力,是要在祂所建立的教會中再現的。教會是祂的身體,要成為祂得榮耀後在世界上的代表。祂必然預先看見祂身體(教會)有榮美與能力,因此祂說:你們要作我所作的事,並且要作比我更大的事,因為我往父那裡去。換句話,祂的教會是能夠帶來翻轉的力量,趕出黑暗的權柄,在貧窮中能富足,使被擄的得釋放,聾子聽見,瞎眼看見,沙漠開江河,黑暗中歌唱,動搖陰間的門。這是真理。

 

我們從那裡可以得靈感:

 

大部份有關教會增長,植堂,宣教的論文觀點,都是由沒有受到逼迫背景之學者所寫。不是說在平安,順利環境下所寫的資料不值得學習。但從統計學或宣教工場實際的觀察,我喜歡由巴大衛david barrett及他同工們所寫的研究報告;「繼續增長又增長的教會,絕大部分都是處於一種有壓力,逼迫的環境裡」。中國大陸於1949年命令所有海外宣教士離境,教會開始受到近代最可怕的逼迫;但卻經歷前所未有的增長。有人估計大陸現在已有10%的基督徒,是全世界最大的一個基督教地區。同樣觀察的結果也發生在埃賽比亞,蘇聯,越南,蘇丹,古巴。但教會的眼目有時是跟隨著世界的眼目;所看的是股票報告,政治,軍事行動。許多人盼望多學習如何能支配這個世界;少有人願意學習以溫柔來承受地土。

 

結果許多的教會增長,植堂課程來自「集寶地」Djibouti ,例如,走下坡而沒有被人發覺,因為計多人並不知道「集寶地」在那裡。他們所知道的是惠頓wheaton,伯賽帝那pasadena,多倫多toronto,德洲texas,繼續的從他們所看重的老師學習。1998德國佈道家巴烏力ulrich parzany,取得一獎狀,因為他在青年工作有特出的表現。

 

領獎時他說了這樣的一句話:他們把我的老板耶穌基督殺害,而我卻是得奘,我是不是作錯了什麼?耶穌把我們如羔羊送進狼群,而不是把狼送入羊群。這不是表示去送死,而是表示狼群要從羊身上學習東西。羊要去同化狼。

 

也意味著這是不容易,若不是不可能,那就需要要以能力來傳出這救贖性的信息。今天的基督徒在邁向21世紀時已經發覺,教會有能力上的軟弱,缺少謙卑的能力,取而代之的不過是一個機構,一些華麗無力的論點。

 

為逼迫感謝神:

 

保羅說:凡立志在基督裡敬虔度日的,也都要受逼迫(提後312)。這話在某些地區,某個時段還是有效的。然而主耶穌在太510-12也說: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,天國是他們的。人若因我辱罵你們,逼迫你們,捏造各樣的壞話毀謗你們,你們就有福了。應當歡喜快樂,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,在你們以前的先知,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。今天我們卻把這樣的言論,從我們的思想裡棄掉;我們對祝福與受咒的看法,講法很少再依照屬靈的觀點,而是對照世界的看法。當我們生意順利,工作升級,被人重視,有名利地位;平安順事,身體建康,我們就認為這是成功,這是祝福。我們以為如果有信仰自由,這是祝福。遇見逼迫的事是最不幸的,所以我們要禱告,最好是不要遇見這樣的事。懼怕逼迫,豈不是等於懼怕付代價嗎?

 

三種的逼迫:

 

信徒可能會遇見三種的逼迫:

 

A)

外來的:來自政治的,國際的,或者其它宗教,族群。

B)

內部的:教派,會友之間,因著不同的神學立場,作法,看法,而互相攻擊。

C)被任憑:完全沒有逼迫,因為教會沒有值得逼迫的地方,他們的言行生活與世俗沒有差別。沒有光,沒有鹽的作用,沒有人在乎他們的存在。

 

1.從某些角度來思想逼迫,這對教會來說是有某些功用的:

 

主耶穌受逼迫,因為祂不遵照宗教的規條

猶太人逼迫耶穌,因為他在安息日作了這事(約516)。

 

2.基督徒需要有仇敵,好去愛他們

 

544要做你們的仇敵,為逼迫你們的禱告。

1214逼迫你們的要給他們祝福,只要祝福不可咒詛。

 

3.主耶穌預告會有逼迫

 

1023有人在這城逼迫你們就逃到那城

2112人要下手拿住你們,逼迫你們,把你們交給公會並且收在監裡,又為我的名,拉你們到君王諸侯面前。

1520僕人不能大於主人,他們逼迫了我也要逼迫你們,他們若拿著我的話柄,也會拿著你們的話柄。

 

4.逼迫不是一件特例,對那些要過敬虔生活的信徒是個慣例

 

835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?難道是患難麼,困苦麼,是逼迫麼是飢   餓麼,是赤身露體麼,是危險麼,是刀劍麼。

林前411-12直到如今我們還是又飢又饑,又渴,又赤身露體又挨打,又沒有一定的住處。並且勞苦親手作工,被人咒罵,我們就祝福,被人逼迫我們就忍受。

帖後14我們在神的各教會裡為你們誇口,都因你們在所受的一切逼迫患難中仍存忍耐和相信。

 

提後311-12我在安提阿,以哥念,路司得所遭遇的逼迫,苦難,我所忍受的是何等的逼迫,但從這一切的苦難中主都把我救出來了。不但如此,凡立志在基督裡要敬虔度日的都要受逼迫。

 

5.為主受逼迫是祝福而不是咒詛

 

1030人為我和福音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姐妹,父母兒女田地。沒有不在今世得百倍的,就是房屋,弟兄姐妹,母親兒女,田地;並且要受逼迫,在來世必得永生。

林後1210我為基督的原固,就以軟弱凌辱,急難,逼迫困苦為可喜樂的。因為我什麼時候軟弱,什麼時候就剛強了。

 

6.耶穌與受苦的教會認同

 

94-5他就仆倒在地,聽見有聲音對他說:掃羅掃羅你為逼迫我。他說主啊你是誰。主說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穌。

2614-15我們都仆倒在地,我就聽見有聲音用希伯來話對我說:掃羅,掃羅為什麼逼迫我,你用腳踢刺是難的。我說主阿你是誰。主說,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穌。

 

7.為義逼迫已是個長久的歷史

 

112只是越發苦害他們,他們就越發多起來越發蔓延,埃及人就因以色列人愁煩。

752你們這硬著頸項,心與耳未受割禮的人,常時抗拒聖靈。你們的祖宗怎樣,你們也怎樣。那一個先知不是你們祖宗所逼迫的呢。他們也把預先傳說那義者要來的人殺了。

 

8.福音得以廣傳是由於逼迫臨到

 

1119那些因司提反的事遭患難四散的信徒,直走到腓尼基和基比路,並安提亞。他們不向別人講道,只向猶太人講。

 

9.逃避逼迫可能逃避了十字架

 

511弟兄們,我若仍舊傳割禮,為什麼還受逼迫呢。若是這樣,那十字架討厭的地方就沒有了。

612凡希圖外貌體面的人都勉強你們受割禮,無非是怕自己為基督的十字架受逼迫。

 

殉道士的血是教會福音的種子

 

有數不盡的次數說明,逼迫使教會經過火煉,就變成如精金般純潔,聖潔,充滿禱告和依靠;使他們不看重今世的價值。領袖站出來為主受苦,受死長久以來,直到今日,仍然成了福音的種子。我們可以給家教會下三個這樣的結論:

 

1.受逼迫是正常的,平安才是例外:

 

如果上帝的國與世界的國是不同類的,相爭的,矛盾的;則他們之間必產生對立,排斥,爭戰是必然的結果。直到今天,歷史還在告訴我們,神的國與這服在「惡者手中的世界」,是不能相提並論,又如火與水般不能妥協的。主耶穌的國不屬於這個世界,祂來是要來敗壞,最終取代這世界的掌權者。這樣的一個完全不是藉著歷史文化的改造,對話,協調所能達至的。而是藉取代,同化,吞滅,如石頭要打在半鐵半泥的腳上。因此,教會面對從世界而來的對抗是必然的;平安與和平是例外(太1034-39)。

 

2.逼迫改革了教會的質,內函與制度,恢復了使徒性的架構

 

主耶穌說:要愛你的仇敵。許多牧師都覺得,經過許多小時的教導,查經,只有小部分的信徒還能愛他那可愛的鄰舍,但不願碰那些仇敵。逼迫能改變這個光景。逼迫把基督徒的生活方式改變,把他們從安定推向不安定,定居推向客旅與寄居,根除信徒暗中的得意與滿足,植入了開拓性與進取性的靈意。逼迫解放了信徒從「讓我們來建立一個大的地方性堡壘(教會)」;進入另一個「要在耶路撒冷,猶太全地,撒瑪利亞,至到地極,作我的見證」的運動裡。新約教會是由於逼迫臨到,才使他們跨步,從耶路撒冷走向撒瑪利亞的(徒81-4)。逼迫恢復了主耶穌所說過的形式: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。

 

因此,逼迫從某個層面來說,是恢復了「有福的」地位,帶來了質的更新,顯出了神所要賜給教會的「生命」。隨著發生的,是架構上的改變;由於逼迫來臨教會要把他們的「行旅包包放下」,他們需要有機動性的架構,生活在活動性的「蒙古包」裡,而不是在固定的磚屋裡長居;他們尋求有能力,單純,快速,能適應任何改變的機動性。在這樣的需要下,家教會的架構與模式是最合適他們的。

 

有時「逼迫」會成為神對那在富足中已經沉睡了,又聽不見先知使徒聲音之教會的「早晨呼喚」。逼迫的喚醒聲,沒有一個信徒會聽不見。藉著著這個方法,神常能有效的恢復宣教使命及使徒性的本質。由於分散,他們就能邊走邊傳,去到世界的每個角落(便84)。而這本來就是他們一開始就當作成的事。

 

3.逼迫潔淨了教會的程序:

 

一個安頓下來,又有衛星的姐妹教會,不久就會發展出他們特有的價值觀,利益,強調點,習慣,制度,次序和程序。有了自己的次序,來到這樣的地步,往往他們已經不太能接受「神的優先次序」了。初期教會並沒有什麼大計,如現今教會可能會參與的社會,經濟,政治,佈道會,聖潔等運動;但他們卻有快速的增長。

當逼迫臨到時,幾乎都會使教會的程序裡留下「國度性的質素」。他們以麵酵式的方式,撒到世界各地去,帶出隱藏在麵團裡的效應方式,繁殖,門訓了整團。

 

有限度的逼迫也減少了教會的陷落與敗壞;因為在只能半公開的小組裡,沒有什麼油水,沒有王,沒有明星可以作,出頭的往往可能就是第一個被捉去砍頭的。

 

與逼迫站在伙伴關係裡

 

當我們遇見逼迫時,需要在這種情況下,找出一個健康的「伙伴關係」。在初期的教會歷史時,教父愛任紐曾指責一些人,為了生存「與羅馬的獸同流合烏」。或像今日的某些教派,加入了世界的什麼什麼宗教聯合會的,不是為得著對方,而是想免去逼迫,想與別人同流,以取得生存空間。我們必須從神的眼光來看透逼迫的目的;雖然許多時候它與我們天然的意願有所不同。我們應當學會與逼迫,磨練同站的時候,能有大喜樂,因為配與基督的受苦有分。如果任何人藉著信仰而在宗教上,政治上,經濟上有了一點的權力,而拒絕與基督的苦難上有份,看逼迫是羞辱的事,他們早晚會轉過來加入另一邊的行列,而高喊:我們不要祂作我們的王,釘祂十字架,釘祂十字架(路19142320)。呼喊的人是這些曾跟隨過基督者。

 

四千萬個殉道者的血書

 

波德(F.Lplotter)在其著作:歷代的殉道者,裡說道:自司提反殉道以後(徒7),單在耶路撒冷就有2000個基督徒為主殉道。腓力被監後被絞死;馬太在埃賽比亞殉道,約瑟夫說:長老雅各(主的弟兄)96歲時從高處被推下,被石頭打,後被人用棒打至死,取代猶大的馬提亞先被丟石頭,後被釘死;安得烈在亞細亞傳道,被釘死;馬可在埃及及亞歷山大傳道,被拖曳至死;彼得在羅馬被倒釘十字架;保羅在羅馬殉道(砍頭),猶大在耶路撒冷被釘十字架;巴多羅買先鞭打後被釘死;多馬傳道至印度被人用矛刺死;路加在雅典被絞死在橄欖樹上;西門在英國被絞死。十二使徒唯有約翰是自然老死的,提摩太後成為以弗所的主教殉道而死;巴拿巴被猶太人所殺;還有教父依格拉丟,西米安,克利門,尤斯丁,波里甲等都是殉道者。巴大衛(DavidBarrett)的研究說,自主耶穌以後,至今已約有四千萬個殉道者,每年約有16萬人,不包括那些被關,被趕出家門,奪去社會公民地位的人士。巴大衛說,殉道者的數目只會增加不會減少,他估計到了2020年,每年殉道的人數可以高達30萬。

 

你毀不掉教會

 

基督的教會是毀不了,燒不掉的,因為它不是用木頭,草或泥蓋成有形的教會。在基督教的世界裡,那最明顯的教會象徵是「禮拜堂」,這也許很容易受到攻擊,但「家」就不那麼明顯和容易。在任何的文化裡,「家」一般上都是比較安全的地帶:「人們總是覺得要攻擊一間私人的家,是件低級的行為」。我的意思不是說,從此「家教會」就不會受到逼迫,而是說這是比較安全的地帶。

 

 策略與有彈性的反應:

 

在許多國家如中東,蘇聯,中國等有高逼迫的地區,多年來家教會總是他們的屬靈運動的背骨。由於家教會沒有什麼明顯的建築架構可供人看出,它們就很容易對逼迫作出有彈性的反應。由於家教會重視的是分享基督的生命,而不是看重集會,節目,祟拜,家教會甚至可以完全沒有響聲,不驚動到他的鄰舍。有些家教會每次都在換地方,只有會眾才知道在那裡。地點可以在任何地方旅店,曠野,家裡,公司等。他們利用任何理由在一起相聚;如婚禮,生日,週年記念,筵會等。

 

除去從本身所引起的逼迫:

 

一個年青人站起來分享說;他怎樣跑進一個充滿異教徒的地區,公開的傳講福音,指出他們信仰的虛假。結果被他們打了一頓後被趕出來,過後他覺得為主受苦是值得。我問他:是誰告訴你要去硬碰他們的?你認為耶穌會像你那樣作嗎?我想祂不會去和他們對立吧!祂應該不會送個炸彈向他們,而是去和他們作朋友,一起吃飯,帶給他們平安。

 

在另一個城市裡,有一佈道團帶出一些懷有敵意,不合聖徒體統的行為。有些成員在血氣的帶動下,膽敢作出與警察衝突的行為。結果是被控上法庭,成為罪犯,有些還被關在監牢裡,最後引起許多不良的議論和問題。有一次我被邀請到南印度一個小鎮去講道,大約有35人在一個租來的屋子裡集會,地點就在大路旁。教會所排設的音響強到可以把聲音傳到500公呎遠。而就在那時候,距離50公呎的地方正有一個政治性的集會在進行。大約五到十分鐘就有從那邊來的人,禮貌的要求我們集會的聲音可否放小一點。教會領袖總指著我說:看,我們有國外來的朋友,我們不希望集會的程序受到禁止,我們需要從西方的經濟支持來建堂。後來我知道他們的問題,就對他們說:我相信有個很容易解決的方法。把電源關掉吧!

 

在這一間像家教會的地方,我們不必音響也能讓大家聽見。我們需要避免一種錯誤的宗教對抗,分割,驕傲;為了我們的人權,隨時要站起來爭取的態度。現今的時日,我們在佈道的進取上,是否還要帶著「十字軍」的味道與精神。如果還引起逼迫,這必須是由於世人對「十字架」厭棄,而不是由於我們的高傲,無知,討人厭所引起。

 

前頭沒有和諧的平安:

 

主耶穌沒有應許要賜給教會一個有固定平安,座落在小山坡上,充滿愛意的教會。祂預言將會有更多,更強的逼迫,苦難會臨到。祂說:如果他們在這城逼迫你們,就逃到另一座城(太1023);「你們會送到公會,甚至受審,受死(249)」。在太24章裡,祂所給的景像並不樂觀,祂說的將來景象不是和諧,不是互相送花,同桌吃飯的情況。而是可怕的戰爭,天災人禍,愛心失去,惡心充滿,逼迫加增。

 

預備面對:

 

現今的政治,宗教與經濟,邁向世界大同理想之溫度,已經非常高。挪亞沒有等到下雨時才來建方舟。同樣的道理,我們必須為明天要來的,作好迎接的預備:首先在思想與架構上我們要作好預備,當逼迫來臨時讓受害能減到最低。而我們應當活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,按神的系統生活,入世而不屬世。效法基督的腳蹤,走祂所走過的路,作祂作過的事。這也許會吸引世人或者召來逼迫。

 

埃塞爾比亞的門諾會:

 

美國的門諾會,現正因在埃塞比亞有美好的事工,而被人所樂道。1982年,當共產政權奪下那地時,門諾會在那裡的基督徒大約只有5000人。共產黨沒收了教產,把他們所知道的重要基督教領袖關在監牢裡。門諾會的基督徒只好走入地下,變成由平信徒來帶領的家庭式教會。逼迫並沒有讓教會消失。經過十年的時間,門諾會的家教會運動,使信徒增加到50000人。他們倍增能力的開始,是在他們失去了他們賴以生存的兩根柱子:他們的禮拜堂及他們的牧師。因此,有位當地的領袖在一次的增長研討會,作了一個這樣的評論:「現在我們有兩個步驟來使各地的教會增長;一是把禮拜堂關掉,二是叫所有的牧師都拿長假 」。

 

教會什麼時候開始受逼始:

 

新約教會正式受逼迫的開始,要算當司提反被殺以後:從那日起,耶路撒冷的教會大遭逼迫..81

 

由什麼事引起?

 

在徒7章,起初他在宗教領袖面前所傳的信息,都被他們所接受。直到他提起一個重要的客題,他們聽見這個論點以後:就極其惱怒,咬牙切齒。是什麼客題令他們會情緒失控?司提反說了什麼話?相信是他觸及聖殿的客題。他責疑了猶太人極其看重的事:聖殿。他說:神不住在人手所造的殿。對猶太人來說,不論是會幕或聖殿,一直以來都是他們信仰與敬拜的中心。但新約則開始帶出新的敬拜觀點。信的人成為神的殿(林前316619)。有一個比殿更大的已經來到(太126)。他以身體取代聖殿(約219-21)。從此,人敬拜不必固定在任何地點,建築物,或是耶路撒冷或是撒瑪利亞,敬拜不在這山或這殿,神是個靈,敬祂的乃是要用心靈與誠實來拜祂(約423-24)。雖然會幕是神的藍圖,但在將來或天上已沒有這些:我在城中沒有看見聖殿,因主神全能者和羔羊為城的殿(啟2122)。

 

當耶穌在與撒瑪利亞婦人談道時,她立刻提出敬拜地點的問題:我們在這山敬拜(基利心山),你們猶太人卻說要在耶路撒冷,到底是誰對呢?主耶穌的回答似乎是說都對,也都不對。:祂說,時候要到如今就是了,拜父的人要用心靈與誠實來拜祂。不是那一個地方比較聖潔,更適合敬拜。

 

我們看見一個歷史的事實,自主耶穌完成救恩以後,一個曾經吸引神在那裡與祂子民會面的殿,神的家,神聖的地方,在神永恆計劃的時間表裡,完全被拆毀,從此不再作為神所居住的殿。在新約裡,神未曾有任何一點意思,要祂的百姓建殿或禮拜堂來敬拜祂。「主說:天是我的坐位,地是我的腳凳,你要為我造怎樣的殿宇呢(徒749)那裡是我所安居的地方呢」?神更願意把我們造成一個屬靈的殿,教會,使我們成為神家的人;好叫我們將來可以承受祂所為我們預備的天家。  

 

宗教;問題的所在:

 

瑞士神學家巴特說:宗教,是為不信主的人;這是失去了神的信仰投資。宗教是人製造出神;基督教是神造出人,因此基督教不是宗教,而是神與人的團契生活關係。什麼時候基督教成為宗教,就是個「死了」的信仰。所謂「宗教」的定義是:把自己綁起來,放在一個固定的錨或安全的地方,使自己在洶湧的生活裡不至被衝走。宗教是賞試要尋找神;宗教想要在神人之間,俗人與聖人之間,丟下生命的錨,然後盡一切的努力代價,守著其中的功德。

 

宗教不但看不見基督所作成的工,它也不願意看見。

 

宗教人士從樹林中砍下一棵樹,從木頭中刻出一個偶像,放在自己面前,給它命名叫什麼什麼神的,然後跪倒在它的面前呼求它說:救我(耶10)。他為自己定下屬靈世界的規矩,如果有人講的比目前他所拜的更加有效,他會立刻改教。宗教的目的是要得到今生的,屬靈的,來生的福氣。當生活越沒有平安順利,人就越要靠它,想藉著更多的祭拜,燒香,聚德,獻牛羊還願,改命運,盼望福從天降。宗教人士懼怕倒霉的事,怕暗,怕鬼,怕小人,所以發明了許多希奇古怪的禁忌,限制,迷信,什麼不可摸,什麼不可看,什麼不可要等。他們盼望能看見神,感覺神,摸到神,經歷神,與神有分,最好能擁有神;把他放在咒語,符張,神像,玉石裡,最好還能帶著走,收起來,放在床頭或鎖起來的。甚至聘個祭司,出些錢來建間廟,隨時能回來祈福求平安。到最後,這個信仰人士給自己造了一間廟宇,他是整件事的幕後主持人,他才是自己命運的主導者。

 

其實他完全受撒旦的欺騙,把他引向讓自己決定真理,主導信仰。而他始終就沒想過這樣作是一種的欺騙。他把他的信仰情感,宗教熱誠,投資在他所安排好的宗教儀式裡而取得安慰,然後他會為這信仰作出一切護衛,斗爭,辯白;雖然那些辨詞缺少邏輯,因為到最後,他只是為自己所作的進行辯護。

 

在內心的深處,他知道與神是沒有真正的接觸,但他驕傲,不願公開承認這個事實。加上朋友,家人,社會的壓力,沒有人告訴他只有基督才能洗淨他的罪,使他更困難的去辨明真假的問題。例如在回教的信仰裡,他們並沒有得救的把握,除了有些人說;除非他死於聖戰。他就算大概守全了回教的律法,功德,他還是沒有把握,阿拉上帝會讓他進入天堂。沒有把握使人失去安全感。沒有把握的人就會想盡辦法要找到,買到保障。他們也會製造出「安全保彰」給人。要人作這個那個,至到他感到已賺取了保障。這樣的一個模式,除了是一個欺騙以外,並不能解除人心的空虛。

宗教從始至終都是一個假的崇拜,偽造的信仰,無效的操練,是被這管轄幽暗世界之靈所掌控。其源頭被稱為「大巴比倫,作一切可僧之母常喝醉了聖徒的血和為耶穌作見證之人的血;列國都被他邪淫大怒的酒傾倒了。地上的君王與客商因與她有淫行,因它奢華太過就發了財(啟176 183)。由於每個人生來都是罪人(詩51,羅323)。也知道常得罪神,最容易解決良心的方法是宗教。我們幾乎不必去宣傳要有宗教觀,因為這似乎是與生俱來的。

 

宗教若加上博愛,善行,慈悲就如虎添翼;使許多人醉在其中。基督教若要避免淪落為宗教,必須要有聖靈的充滿內住;使徒先知職分繼續成全聖徒,保持敬醒的態度,不以人的作為取代神的作為,以心靈誠實敬拜神。

 

如果我是撒旦,而要停止基督徒對基督的有效服事,我會利用世界最毒的藥「宗教」來痳痺他們。我會找一些很想要有所表現的教會,給他一點的成功,然後在他的耳中開始對他們說:上帝豈是真說(啟31.讓他們開始感到不夠平安,要更多的保障,更多的程序;最後把「宗教」的毒藥灌下去。當藥性發作,最好能看見這些中毒的人,開始為信仰大發熱心,他們會以教會的名去逼迫教會,以神的名逼迫神的百姓,以體制架構,程序取代他們之間的關係,團契,相愛。這就是他們慢性死亡的開始。

 

因此,我們在家教會的運作裡,要非常留意不讓「宗教」的外衣再次的混進來。通常它會以要保持名望,權利,儀式,程序,架構,制度,章程,律法等目的和理由,而找到它的立足點。我們別以為有了這些東西,就是復興;免得犯了犯了兩大重罪:「離棄我這活水的泉源,為自己鑿出池子,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(耶213)」。我們必須知道什麼時候會觸怒宗教份子,如司提反,當他揭發宗教的假冒時,這動搖了撒旦矇蔽人心眼的計謀,在血氣中受騙的人,就會受激動,反應出他們的烈怒,因為堡壘,王朝被人干犯了。

 

空前的復興;空前的逼迫

 

我們相信當神的兒女開始謙卑,醒覺,呼求;當五種職分成全的恩典,更大的在基督的身體裡運作,當新約神家教會的生命開始運作,神的靈不再擔憂而更大充滿教會時,家教會必會有大復興大增長,各類的人群會大量信主。以此同時,這曾讓撒旦國度動搖的非宗教的「家教會」,「基督的身體」的再現,意味著半醒半睡了1600年的教會,又起來玩真的了!當這原是神的工,神的家,再現的時候,要大大震動陰間的門,將那些因不信而建立起來的防守性堡壘,因利益而設的支配性制度,因不認識神作為而定下的屬靈絆腳石,因人為而塑造出來的宗教性的觀點;完全被震倒;神的家就要從外院進到內院,甚至至聖所。

 

就如聖殿的結構是由外院,聖所,至聖所,組成。外院並不是真正敬拜的地點,不過是等候要入關的第一個入口。照樣,陰間的門是第一道攔阻千萬人進入聖所面見上帝的門戶。如果這門戶沒有被動搖,千千萬萬的人將被攔阻在外。美國代禱者幸帝姐妹曾說:教會要得著仇敵的門戶。這也是主耶穌早已應許的:「陰間的權勢不能勝過教會(太1618)」。我們要為這一個時候的來到作預備,不論是我們的異象,事工,訓練,架構,計劃,財力等,都當用來預備這時候的到來。我們應該好像王下34章裡的百姓,要在谷中滿處挖溝,要向鄰舍多借空器皿。當神看見我們的信心,就可以傾倒祂的活水,油,在已經預備好的地方。阿門。

 

Comments